中国制造的成年礼

更新时间:2024-03-23 作者:用户投稿原创标记本站原创 点赞:27462 浏览:129289

2007年,一本名为《离开中国制造的一年》的书先后在美中两国畅销,作者萨拉是一位中产阶级家庭的主妇,前商业记者.她在2005年做了个实验――全年不用中国货,结果一家人的生活变得一团糟,“以后10年我可能都没有勇气再尝试这种日子.”面对10美元一双的中国童鞋和60美元一双的意大利童鞋,她不得不承认,“最终总是战胜我们的价值观.我们根本无法拒绝中国出售的产品.”

凭借利器,中国制造在十几年间席卷世界,全世界70%的鞋和玩具,50%以上的PC、手机、彩电、空调,40%的纺织品都在中国生产.但是,去年以来,这个战无不胜的中国利刃开始变钝,人民币升值、出口退税下调、劳动力变贵、原材料涨价等多因素叠加,致使像服装、玩具、制鞋这些典型的“中国制造”的成本也都上升了30%左右.屋漏偏逢连夜雨,全球性衰退在告别世界经济二十多年后又卷土重来,难免让高度依赖外需的“中国制造”阴云密布.

过去20年实在是世界经济的黄金时代,而最近5年更是世界经济空前繁荣的5年,也是中国制造正式成型的5年.中国制造一直在享受着“后发红利”和“成本优惠”,就像一个刚长成的青年,尚未遭遇过真正的挑战.

毫无疑问,十几年来一直顺风顺水的中国制造正面临一场大考.

让我们惊讶的是,定价权并非遥不可及,中国企业已经开始拥有定价权,哪怕在制鞋、玩具这样最为传统的,以劳动密集和出口导向为特征的“中国制造”,企业也不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.“你不用威胁我.如果今天你们离开华坚,后悔的一定是你们.”这是东莞华坚集团董事长“扔”给他的德国写主的谈判结束语.两个月后,德方果然屈服,同意华坚提价20%.今年前5月,东莞出口的鞋子,平均单价上调了27.3%.

“中国的劳动力也许已经不是最便宜的了,但一定是性价比最高的.在东南亚或者非洲,要找到像中国如此大量的熟练技工,基本不可能.劳动力的性价比是这样,产品的性价比也一样.”长期在世界各地市场晃荡的采购商孙磊说,这也是他接受中国制造提价的原因.

也有意料之中的事情,广州海关的数据显示,今年珠三角地区鞋类出口企业减少了将近一半.但在企业数量减少的同时,产能并没有减少,失业并没有增加,倒闭企业的设备和工人犹如泼向沙滩的水,迅速被同行所吸纳.弱者被淘汰,但强者更强,资源配置效率和整体产业竞争力得到提高.


正如花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所言,靠人为压低要素而获得的竞争力不可持续,只能在扭曲成本的环境下生存的企业理应淘汰.要素正常后,整体经济的效率会因此提高,收入分配将更合理,中国经济增长的独立性和可持续性将得到增强.中国制造的成本开始正常化,意味着中国经济朝向一个光明的未来.

对那些指望政策转向的人们而言,这样的结论或许有些残酷,但政府部门对经济结构调整的政策对中国经济的未来至关重要.因为无法想象,在自然资源和环境资源都稀缺的中国,能够长期维持一个牺牲自己的资源来补贴全世界的制造业.

如今,中国制造已经在升级转型,不再仅局限于制造环节,而是转向设计、研发这样的“微笑曲线”两端延伸,开始从生存阶段进入了发展阶段,尽管离真正的“中国创造”还有距离,但命运掌握在了自己手中.

中国制造之前是日本制造,日本制造之前是美国制造,日本人发明了丰田生产方式和全面质量管理,美国人发明了福特生产线和6个西格玛质量管理法,这两个国家还诞生了一大批伟大的企业和企业家.相形之下,能够用来概括中国制造的令人信服的东西还远远不够.

从这个意义上讲,2008年的大考,不过是中国制造的成年礼而已.